任简今天齐刀帐了吗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你好,这里任简。
手写/彩墨/杀破狼/刀剑乱舞/撒野/默读/镇魂
lof主要更试色手写摘抄什么的
排不上线的咕咕咕写手,偶尔发文,左右跳坑。
不想当美妆博主的彩墨er不是一个好coser
扩列小窗敲

【对于维勇两人的感受】我认为的柏拉图式爱情

Yuri on ice
他们不是所谓基腐,卖。

在维克托和勇利之间的感情早已就从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里体现,如流水般从指尖倾泻而出再无法掩饰,干净透彻又利落。这是真正的柏拉图式爱情,不稍加一丝其他的情感,纯粹的灵魂难舍难分,在细水长流的日子中融合,再也分不开。
想着勇利回到长谷津,兴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带着失败和不甘跌跌撞撞,险些放弃了滑冰生涯,在勇利全新的自我后估计也无人能想象,冰面上没有勇利所灌注的爱会是怎样。不过还好还好,在人生最低谷之时遇见了维克托啊,就像主题曲《Yuri on ice》中所演奏那样,忽然穿插入乐曲中的小提琴,华丽的音色带着钢琴将演奏推入高潮,一改之前平缓,感情色彩没那么浓烈的单单钢琴,不断升高的音调注入对爱人所爱其中,旋律逐渐明快起来,使得听众的心情也随之上扬,可以明确感受到想表达的情感。
如此就想到了维克托在第十话所说的那句:“勇利在决定一件事后就会十分决绝”,现在看来便是一个小而巧妙的比喻,最好的体现便是在他和维克托之间,这个赛季的主题“爱”也是,历经时光影响和刻苦练习,勇利挣脱之前的那层阴影似的蝶茧,绽开羽翼到处寻找着,那所名为真正的爱的东西,而最终勇利与主题相契合所找寻到,独属他一人的温柔的爱意,就是维克托。
而维克托,他早已深陷在勇利的色彩里了吧,也许是在一年前勇利酩酊大醉时囔囔着要他做勇利的教练,在勇利不知道时,他的心悄然入住了一个叫“胜生勇利”的来客。而在长谷津的相处中一点一点的深入了解勇利,一个有着不足却特别认真的印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带给了他一直所渴望的love.
他是舍弃了全世界,舍弃了外人看来的名声赫赫,穿越人群找到了所爱。
可以说两人间爱的形成是在对方生命中互相影响着造就的,没有维克托或许没有现在的勇利,现在的能在冰上表现出真情实感的勇利,不断挑战高难度的勇利;也不会有作为教练参加大奖赛的维克托,不会有在场边给勇利加油的维克托,不会有真正的love。在各自生命中刻下独特的印记,长长久久,相伴彼此。
那枚戒指,就是最好的证明,紧扣着无名指似要深深扎根,再无法分离。
当然了戒指被染上温度时也是两人十指相扣的时候,如此还有什么好去求证?
这无关乎性别,但这方面还是不必太过夸张,如此反复的喧闹下再高雅的物品只会沦落成俗气的灰尘,而所见过所认为最好的反应大概是在动画里披集看见两人戒指时很用力鼓掌的样子,作为勇利挚友的他只是衷心的为勇利祝贺并感到高兴,没有来得及太过诧异,在其他人都惊讶而无所适从时,站在挚友的角度肯定的献上掌声,反而衬托了两人的羁绊之深。
勇利用这个赛季向所有人诠释了,他滑冰生涯中的全部。
这便是我们所称之为的冰上的全部。
end.


就是看完番瞎写的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