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枪神苏沐秋☫

这里简。怎么叫都行知道你是叫我就好。
并不是dalao,有时会想想。
文笔不好就随便看看吧希望以后能慢慢改善。然而不是文科生。
偶尔写文,不定期。

【全职】周叶霍格沃茨paro

一直想写的霍格沃茨paro,终于写了一点点出来,上完课再慢慢填坑吧_(:з)∠)_。文笔渣,无条理,ooc。各位姑且食用吧。
----------------------------------------------------

“你听说了吗,格来芬多今年的男级长,科科都拿优秀,连最难的魔药学都一样,有当年格兰杰的架势,就是很少说话。”
两个赫奇帕奇的学生边聊天走过,其内容全数落入旁边一个低头看书的少年耳中,他好看的眉眼间堆满了从容与自信,即便少年把双腿有失礼节的架在桌子上,也毫不影响他身上流露出的贵族气质。
少年忽的抬起头,叫住那两人。
“新级长,他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
少年勾唇露出一抹典型的嘲讽笑容,暗暗记牢了这名字。
窗外的阳光描绘在雕刻着复杂华丽的花纹的书架上,撒在落满灰尘的古老书页中,却从未照进过少年的心里。

“我和你讲啊学生会主席据说喜怒无常每次开口都把人说得想拿魔杖施恶咒给他嘴巴跟加了神锋无影咒一样割得人脸疼所以啊这些东西还是小周你帮我去交给学生会主席吧毕竟你是级长我还要去找文州谢谢啦。”
周泽楷就这样莫名被人塞了一堆东西去宿舍找传说中的学生会男主席,不过脾气好的他也没说什么。
他轻敲开宿舍门,抱着一大卷羊皮纸,黑色长袍扑打在脚边。“学生会主席床位左边最里面的四柱床。”一个奇怪的声音不知在哪响起,可把小周吓了吓,直从怀中险些就要掏出魔杖念咒了。
“呵呵,不就是随便弄的一个指路的小玩意,没想到堂堂级长胆子这么小。”语气中明显带着欠揍的人,正是那图书馆的少年,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会主席。
少年从四柱床上一跃而下,随意地拂去黑袍上不存在的褶皱,不像上一个学生会主席张新杰那样一丝不苟的风格,他连徽章都没有带就丢在桌子上,但不容忽视的气场已是他存在的最好象征,徽章?他不在意,也不太需要。
小周把一大叠的羊皮纸堆在桌上转身就想离去,可哪有那么容易。
少年走到小周面前,明明差着一岁两人却近乎平视,让他有点不爽。
他双手抱胸,带着居高临下的口气道:“你毕竟是级长,有那么几分过人之处,可我怎么知道你深浅,掏出你的魔杖,我们决斗。”
“好。”轻蔑的语气让小周几乎是不假思索随即应下。
“那么,晚上八点,礼堂,不见不散。你可别临阵逃脱了。”
对于他的挑衅周泽楷不予理会,“走?”
少年转过身去又躺回四柱床上,举起一只卷着袖子的手,露出一截白净的手臂,随意地挥了挥,“你可以走了。”少年似才刚想起他的名字,又补上一句:“周泽楷级长。”
这是两人的初识。
(决斗什么的不重要所以跳过_一本正经.jpg)




其实这是一篇放了几个月的文。(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