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简今天齐刀帐了吗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你好,这里任简。
手写/彩墨/杀破狼/刀剑乱舞/撒野/默读/镇魂
lof主要更试色手写摘抄什么的
排不上线的咕咕咕写手,偶尔发文,左右跳坑。
不想当美妆博主的彩墨er不是一个好coser
扩列小窗敲

听说文手要承担彩虹屁的重任。

我死了

斥:

——wb链接——
       看见王尔德的这句话——“All charming people, I fancy, are spoiled. It is the secret of their attraction.”我想所有迷人的人都是被宠爱着的,这是他们魅力来源的秘密。


       他多像一棵小树,从破土而出的一刻就汲取了阳光而充沛的水分,抽枝、生长,逐渐挺拔而秀直,树干里都是饱满的生命力。


        这种生命力是最美的东西,永远吐露坦荡永远给人茁壮而清新的气味,很容易就会浸润四肢百骸,笔挺且坚韧。


        唯有爱是他的养料。


        并不是宠溺或者大富大贵,那是爱给一个孩子天生的自信和善意,他们进退有度落落大方,比常人更懂背负责任也更宠辱不惊。要做,便只有平凡而绵长的鼓励将他笼罩,不会有那些轰轰烈烈的赞誉扰乱他的视听。有不如意就陪他笑笑,在家庭中没有任何化解不开的坎,只需要一顿饭,一起看个电视,乃至一个称呼就是最坚实的后盾。所以他进退有度,既不硬冲也不自怨自艾。


        还有就是教养和气质。他的共情能力让人惊叹,一个笑容一个动作就会让人融入他的感情,那不是造型、花刺、脸可以影响的。我觉得或许更是他骨子里的奉献,并不是多么伟大的献身,而是无处不在的下意识给予,当这种奉献化为分分秒秒的气质,就在他骨血里碰撞出最难能可贵的东西。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东西,你说那是光,是云,是翻飞于天际的海沫,是温水,是硝烟,是糖果,是厚重的楠木,是旋转的篮球,是什么都可以。


        总之你可以在他的笑容里扬起嘴角,眼里却浸满泪水,流到嘴里竟然又甜又暖。


        我猜这不是追星的那种激越愤慨,没有捧上神龛,不需要千万人同声的疯狂,尖叫来混淆视听。那是愿意在人群中相信一点关联的温暖,愿意对世界抱有善意去思考,愿意选择爱人才会有的充实感。


        他当然不完美,那么鲜活那么真实的人,走过跟我们每个人一样的轨迹,可能有过重合的趣事,有过差不多的思想历程,他只是做了一个他喜爱的选择,上帝又让他被人看见。


        而那些优雅得体的举止,自信从容的姿态,不紧不慢的规划,全部都是最温柔的网,从他出生的时候开始就把那个粉团子护在中间。其实并不坚实,不能真正抵抗外界对一个感性小孩儿的伤害,但是又最为坚实,那是把所有磅礴的和涓流的都磨成一个个充斥在他脑袋里的气泡,于是永远没人能侵入那颗含在嘴里的砂糖。


        北北呀。

【对于维勇两人的感受】我认为的柏拉图式爱情

Yuri on ice
他们不是所谓基腐,卖。

在维克托和勇利之间的感情早已就从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里体现,如流水般从指尖倾泻而出再无法掩饰,干净透彻又利落。这是真正的柏拉图式爱情,不稍加一丝其他的情感,纯粹的灵魂难舍难分,在细水长流的日子中融合,再也分不开。
想着勇利回到长谷津,兴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带着失败和不甘跌跌撞撞,险些放弃了滑冰生涯,在勇利全新的自我后估计也无人能想象,冰面上没有勇利所灌注的爱会是怎样。不过还好还好,在人生最低谷之时遇见了维克托啊,就像主题曲《Yuri on ice》中所演奏那样,忽然穿插入乐曲中的小提琴,华丽的音色带着钢琴将演奏推入高潮,一改之前平缓,感情色彩没那么浓烈的单单钢琴,不断升高的音调注入对爱人所爱其中,旋律逐渐明快起来,使得听众的心情也随之上扬,可以明确感受到想表达的情感。
如此就想到了维克托在第十话所说的那句:“勇利在决定一件事后就会十分决绝”,现在看来便是一个小而巧妙的比喻,最好的体现便是在他和维克托之间,这个赛季的主题“爱”也是,历经时光影响和刻苦练习,勇利挣脱之前的那层阴影似的蝶茧,绽开羽翼到处寻找着,那所名为真正的爱的东西,而最终勇利与主题相契合所找寻到,独属他一人的温柔的爱意,就是维克托。
而维克托,他早已深陷在勇利的色彩里了吧,也许是在一年前勇利酩酊大醉时囔囔着要他做勇利的教练,在勇利不知道时,他的心悄然入住了一个叫“胜生勇利”的来客。而在长谷津的相处中一点一点的深入了解勇利,一个有着不足却特别认真的印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带给了他一直所渴望的love.
他是舍弃了全世界,舍弃了外人看来的名声赫赫,穿越人群找到了所爱。
可以说两人间爱的形成是在对方生命中互相影响着造就的,没有维克托或许没有现在的勇利,现在的能在冰上表现出真情实感的勇利,不断挑战高难度的勇利;也不会有作为教练参加大奖赛的维克托,不会有在场边给勇利加油的维克托,不会有真正的love。在各自生命中刻下独特的印记,长长久久,相伴彼此。
那枚戒指,就是最好的证明,紧扣着无名指似要深深扎根,再无法分离。
当然了戒指被染上温度时也是两人十指相扣的时候,如此还有什么好去求证?
这无关乎性别,但这方面还是不必太过夸张,如此反复的喧闹下再高雅的物品只会沦落成俗气的灰尘,而所见过所认为最好的反应大概是在动画里披集看见两人戒指时很用力鼓掌的样子,作为勇利挚友的他只是衷心的为勇利祝贺并感到高兴,没有来得及太过诧异,在其他人都惊讶而无所适从时,站在挚友的角度肯定的献上掌声,反而衬托了两人的羁绊之深。
勇利用这个赛季向所有人诠释了,他滑冰生涯中的全部。
这便是我们所称之为的冰上的全部。
end.


就是看完番瞎写的

【全职】周叶霍格沃茨paro

一直想写的霍格沃茨paro,终于写了一点点出来,上完课再慢慢填坑吧_(:з)∠)_。文笔渣,无条理,ooc。各位姑且食用吧。
----------------------------------------------------

“你听说了吗,格来芬多今年的男级长,科科都拿优秀,连最难的魔药学都一样,有当年格兰杰的架势,就是很少说话。”
两个赫奇帕奇的学生边聊天走过,其内容全数落入旁边一个低头看书的少年耳中,他好看的眉眼间堆满了从容与自信,即便少年把双腿有失礼节的架在桌子上,也毫不影响他身上流露出的贵族气质。
少年忽的抬起头,叫住那两人。
“新级长,他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
少年勾唇露出一抹典型的嘲讽笑容,暗暗记牢了这名字。
窗外的阳光描绘在雕刻着复杂华丽的花纹的书架上,撒在落满灰尘的古老书页中,却从未照进过少年的心里。

“我和你讲啊学生会主席据说喜怒无常每次开口都把人说得想拿魔杖施恶咒给他嘴巴跟加了神锋无影咒一样割得人脸疼所以啊这些东西还是小周你帮我去交给学生会主席吧毕竟你是级长我还要去找文州谢谢啦。”
周泽楷就这样莫名被人塞了一堆东西去宿舍找传说中的学生会男主席,不过脾气好的他也没说什么。
他轻敲开宿舍门,抱着一大卷羊皮纸,黑色长袍扑打在脚边。“学生会主席床位左边最里面的四柱床。”一个奇怪的声音不知在哪响起,可把小周吓了吓,直从怀中险些就要掏出魔杖念咒了。
“呵呵,不就是随便弄的一个指路的小玩意,没想到堂堂级长胆子这么小。”语气中明显带着欠揍的人,正是那图书馆的少年,也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会主席。
少年从四柱床上一跃而下,随意地拂去黑袍上不存在的褶皱,不像上一个学生会主席张新杰那样一丝不苟的风格,他连徽章都没有带就丢在桌子上,但不容忽视的气场已是他存在的最好象征,徽章?他不在意,也不太需要。
小周把一大叠的羊皮纸堆在桌上转身就想离去,可哪有那么容易。
少年走到小周面前,明明差着一岁两人却近乎平视,让他有点不爽。
他双手抱胸,带着居高临下的口气道:“你毕竟是级长,有那么几分过人之处,可我怎么知道你深浅,掏出你的魔杖,我们决斗。”
“好。”轻蔑的语气让小周几乎是不假思索随即应下。
“那么,晚上八点,礼堂,不见不散。你可别临阵逃脱了。”
对于他的挑衅周泽楷不予理会,“走?”
少年转过身去又躺回四柱床上,举起一只卷着袖子的手,露出一截白净的手臂,随意地挥了挥,“你可以走了。”少年似才刚想起他的名字,又补上一句:“周泽楷级长。”
这是两人的初识。
(决斗什么的不重要所以跳过_一本正经.jpg)




其实这是一篇放了几个月的文。(T▽T)